Site Overlay

3口锅起家,店开遍全球,63岁重返一线:人活着一定要热爱点什么

重庆,中国的“火锅之都”;洪崖洞,新网红打卡点,人流量仅次于故宫……

火锅、洪崖洞作为重庆的两张城市名片,这都与一个名为“何永智”的人有关。正如她的微信签名写着”洪崖洞洞主、鸳鸯火锅发明人”。

11月,中国第一代民营企业家何永智过完66岁的生日。37年前的同一天,从3口锅、3张桌子、16平米门店起步,她和丈夫一起创立“小天鹅”,视它为孩子,付出所有的爱,扭亏为盈,不断创新;将重庆火锅开在全球,她被外媒称为“中国的火锅皇后”。中途遇到经营危机,她63岁再返火锅一线

而洪崖洞的修建亦是万分曲折。一度摔断腿、资金断裂……她多次在事业悬崖边上绝境重生。在何永智位于嘉陵江畔的家中谈起这一切,她脸上始终带着笑,音调比普通人高8度、语速快2拍。

从做火锅到跨行修洪崖洞,再重返火锅一线 ,何永智的出发点都因两个字:热爱。这足以让一个生命燃烧。

口 述:何永智 重庆小天鹅投资控股(集团)有限公司总裁、正和岛重庆岛邻机构荣誉主席

采 写:曹雨欣

来 源:正和岛(ID:zhenghedao)

回想这30多年,我初中文化,从3张桌子、3口锅和3000元人民币开始创业,把小天鹅这个品牌从小做到大,还做成了洪崖洞,真的很感慨。

1

童年的味道

我的祖籍在重庆南岸区,背靠大山。祖辈们就生活在这里,是些靠天吃饭、老实巴交的农民。

母亲先后生了10个孩子,最终存活了6个。我出生于1953年。在那物质贫乏、物资紧缺的岁月,有6个孩子、2个大人共8口人的家庭,温饱都成问题。

好在母亲很会做火锅。每逢寒冬,我们全家围炉而坐,吃着热气腾腾的火锅,聊天说笑,其乐融融,也不觉得生活苦。

也许正是在母亲的耳濡目染影响下,我对火锅产生了浓烈的情感。此后,我和火锅也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2

从3口锅起步,辞掉铁饭碗做火锅

18岁,初中刚刚毕业后,我就当了知青。此后,我还做过裁缝,在国企当临时工,挑过沙、挑过水、设计过皮鞋,最终一步步成为技术人员。

1979年,我和长光结婚了。我们凑600元买了一个30平米的婚房。3年后,本想着换一个更大的新房,我们卖掉原来的房子,3000元,厚厚的一叠人民币。结果钱还没捂热,丈夫转身买下一个16平米的门店,他要辞职下海。

那是1982年,也是改革开放四年中私营企业最为活跃的一年,一直渴望经商的丈夫也按耐不住。但当时大家普遍看不起个体户,砸了铁饭碗,也就没了退路。我太了解丈夫的性格,还是选择了支持。

那年,我生了一对双胞胎:4月女儿出生;11月创下“小天鹅”品牌。我们从16平米的3张桌子、3口锅起步。

为什么选择做火锅?因为热爱。对我而言,火锅是最有家味、最美味的食物。

但结果不遂人愿,一连三个月都在亏本,我和丈夫快沉不住气了,再这样下去,我们将可能倾家荡产了!

这时,我的兄弟姐妹开始劝我:“你把店卖掉,回去好好上班算了。”我犹豫着,在心里不停地对自己说:“再看看,好好再做做,努力一下,会不会有转机。”

或许是上苍怜悯我们的艰辛,果然,有了转机。

有一个周末是我们开业以来生意最好的一天。营业款有200多元,扣除成本,我们净赚60元,相当于我们两人在单位上班一个月的工资之和。那夜,我和丈夫彻夜未眠。思来想去,我决定辞去国企的工作。

我想只要我用心经营,火锅店的生意一定会一天好过一天。我要投入所有的精力,一门心思来打理火锅店。如果当时选择了放弃,小天鹅绝对没有今天。人最需要的就是一点坚持。

我辞职后,后来又招了两位临时工。狭窄的店变得更加捉襟见肘,就只好拉上一条帘子,地板上一边睡着工人,一边睡着我们…

每当深夜来临,我和丈夫躺在散发着火锅味的地上时,畅想着未来。我们聊得最多的就是那些早期下海成为“万元户”的人,给自己打气。

当时,我最大的心愿是在餐馆的对面拥有一套房子,打开窗就能看到店。我们也不用睡在店里的地板上,还可以把女儿接回来和我们一起住。

何永智因热情周到,被称为“阿庆嫂”

3

把企业当成孩子,

“火锅皇后”推动重庆成为“火锅之都”

真正让生意红火的,是鸳鸯火锅的发明。这看似是最简单的创意,也是一个最赚钱的生意。

这也是市场倒逼我们,如果要在行业里活下去,就需要不断地创新。

后来,我决定推行“自助餐火锅”这种新颖方式,一开始就吸引了更多人。表面上看起来我们是在吃亏,但从长远来看,我们是在“占便宜”。

假如我们时时想占顾客的便宜,舍不得让利,那么我们的小天鹅就会经营不下去,从长远来看其实是在吃大亏。正是这个朴素的经营理念,让我的小天鹅火锅更火了。自助火锅让小天鹅进入了第二个发展高潮。

我陆陆续续把那栋楼的二楼、三楼全都买了下来。从6平方米小店,到后来120多平方米的三层火锅小楼,我们只用了两年时间。

不久,我怀孕了,也想着把孩子生下来。

继续经营小天鹅,还是生孩子?这是我一生中最重要、最艰难的选之一。为了保住小天鹅,我只好流产。每当夜深人静,回顾这一路时,孩子都是潜藏在我们夫妻内心深处未了的心愿。

从此,我完全打消了再生孩子的念头,集中精力经营我的小天鹅,我要把对未曾出世的孩子的爱都倾注在小天鹅身上。

后来我又陆续发明了子母火锅、回转火锅、荔枝味火锅,第一个在火锅城引入大型歌舞表演,完全改变了赤膊在街边大排档吃火锅的传统……

我大胆地在行业开创特许经营方式,2000年以后,小天鹅火锅店以每年30余家的速度向全国辐射。第二年被评为“全国餐饮连锁十强”,总资产也达到了4.9亿。小天鹅彻底火了!

此外,我还创办了重庆火锅协会,连续13年担任会长。市政府率领我们举办万人火锅宴,此后申报了吉尼斯纪录――全世界最大规模十万人一起吃火锅的记录,这在古今中外都是绝无仅有的。

重庆因火锅业荣膺全球的“中国火锅之都”,火锅成为重庆的魅力名片。重庆火锅也走向了全球。

很多记者采访结束后,这样评价我:“你是当之无愧的火锅皇后!”

“没有月亮,我们可以看星光;失去星光,还有温暖的眼光;抱着希望,等待就少点感伤……”

这是当时热播的电视连续剧《阿信》里的主题曲。阿信是我的榜样,没想到有一天媒体也用“中国阿信”这个称号对我进行了报道。

4

因为喜欢,即使是“死路”,也一定要做

小天鹅一路高歌猛进。

2001年时,我突然得到了一个消息:重庆要打造洪崖洞,修成能体现巴渝文化风情的吊脚楼。我激动不已。

我就是在吊脚楼里边爬来爬去长大的。在我心中,吊脚楼之于重庆,就如同胡同之于北京、弄堂之于上海。如果火锅是重庆的魂,那吊脚楼就是重庆的根。

我对吊脚楼情有独钟。我说“我要去参加竞标!”当时集团7个人有5个人反对,从做生意的角度来考虑,竞标洪崖洞的修建实在是太冒险了。但我觉得洪崖洞不是简单的金钱投资,它是在传承巴渝文化,这个传承的过程,我一定要参加。

最终,在我饱含热泪,把对吊脚楼、对巴渝文化的感情讲给所有董事时,他们沉默了,由反对变为支持。

那时政府公开向社会招标,小天鹅是唯一一个没做过房地产的企业。“我一定要建好洪崖洞”,我在心里默默地发誓。我太想接下这个项目来了却我的巴渝情结。如果不能中标,那将是我一生的遗憾。

我把对巴渝文化的感情,全部融入到了标书中,把项目名称定位在“洪崖洞民俗风貌区”。用心写出来的东西,一定是感人的。最终我们成功竞标。

魂牵梦绕的洪崖洞工程终于到了自己的手里,我激动得好几个晚上都睡不着觉。当我真正拿到这个项目的时候,才知道这是个烫手的山芋。因为它在一个悬崖边上,一块完全不可用的地。我带着一群人踏遍了中国的山山水水,又到了国外。有人看完后说:

“何总,这个项目若做了,只有一条路,就是死路。”我吓惨了。

后来有人出五千万让我把当时两千多万的项目转出去。因为要配合城市总体规划,小天鹅有2年没有动工,外界开始质疑,风凉话也席卷而来:

一个开火锅店的,修什么洪崖洞?没那个金刚钻,别揽瓷器活……

好强的我丝毫没有动摇,既然接下了这个工程,上了这条船,就不能轻易下船,我更不能砸了千辛万苦创下的“小天鹅”这个品牌。要么流芳百世,要么就是遗臭万年。

洪崖洞对我来说是生死关,我只有一条路能走,那就是勇往直前。

5

坐着轮椅、拄着双拐,修出洪崖洞

从2001年中标,到2002年设计、2003年开工,洪崖洞成了我生命中的唯一。

为了把洪崖洞设计得更有创意,我到全国各地考察,在乔家大院踩空摔断了腿。那个时期,我只能躺在病房里,头脑却前所未有的清醒,浮现各种图形。我在病房亲手改了11000张图纸,每天开8次会议。

从医院出来后,我坐上了轮椅。即便在炎热的夏天,我依然每天坚持去工地。天晴要去,下雨打着伞也要去。

有人说:何总,您的腿都断了,您就在家里休养吧。您有亿万资产, 何必每天坐着轮椅被人抬上抬下地去工作?

我笑笑说:“即使坐着轮椅、拄着双拐,我也要坐出、拄出风度气质。既然上天给了我一个洪崖洞,哪怕我的腿摔断,都是它赋予我的传奇。”

我曾无数次走遍了洪崖洞的角角落落。哪里有仓库,哪里有开关,我都清清楚楚。历经种种曲折,最终我们用了5年修完洪崖洞,共11层高。而为了打造出我心中理想的洪崖洞,最初的预算仅仅只有9000万元,最终建成共花了3.85亿元。

2006年9月29日,洪崖洞正式开市,重庆市市长亲自剪彩。洪崖洞成为AAAA级旅游景区,这让我更加坚信一个朴素的道理:

一件事情的成功与否,不在于事前别人的认可与否,而在于自己是否足够坚持和热爱。自己认准了的事情,就应该克服一切困难,义无反顾地去做。

6

小天鹅遇危机,63岁再回企业

洪崖洞一路艰难地推动,小天鹅火锅却逐渐暴露出一些问题。

早在2006年,小天鹅集团打造完成的洪崖洞虽然开市了,但还需要一个培育过程。洪崖洞所投入的钱已经让我们没有更多的钱再投进火锅。在这紧要关头,红遍大半个中国的小天鹅受到了国际风投基金的青睐。

我们成为中国第二家引进风险投资的餐饮企业,与红杉资本、海纳亚洲合作,也开启小天鹅火锅的国际化和职业化进程,我放权给职业管理团队。

2013年,我在60岁生日晚宴上说:

我是一步一步发现自己的智慧。今天,我又回到了30岁创建小天鹅的这种感觉,有激情、有梦想。我相信,再干30年,我还有这份激情!

我相信,人活百岁不是梦,因此,我在此许下心愿:

希望我还能活第二个60岁,还能一手拉着梦想,一手牵着现实,让梦想因现实的支撑而得以实现,让现实因拥有梦想得以升华。我们所有人,只要去挖掘、展现、绽放心中的梦想跟现实,每个人的生命会更加精彩!

转眼到了2017年,我发现小天鹅火锅越做越不行,即便扩张了很多店,但盈利的并不多。火锅行业也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竞争很激烈。

小天鹅火锅是我创业的起点,它就是我的孩子,我急得晚上都睡不着觉,我不能眼看着它萎缩!我一定要把这一生完美地收官。

63岁时,阔别10年,我正式宣布带领小天鹅回归初心。

这十年给了我很沉痛的教训,做餐饮是要非常懂行的人,做实体和做金融不一样;而创始人是企业的灵魂,若不在,品牌肯定受影响。

但庆幸的是“小天鹅”品牌还在,我就还有机会。我把心从集团其他的事业上收了回来,重新组建精良的管理团队,关闭经营不善的火锅门店,止血。

为了小天鹅,我也要当网红!我成为今日头条打造的网红,在抖音上有12.5万粉丝,还经常更新内容。小天鹅这张“老面孔”要成为“新网红”。

这两年,我们在触底反弹。小天鹅火锅业重新走上正轨,我女儿也逐渐接班,管理团队做得也不错。我一生中从未像现在内心这么轻松过。

现在,重庆成了网红城市,洪崖洞也成为老重庆“历史文化游”和“都市魅力一日游”指定景点,火遍了天,一年约有1700万的游客,人流量在中国仅次于故宫。

洪崖洞已经成为重庆市的另一张城市名片。我还要再复制打造另一个洪崖洞。

洪崖洞是小天鹅集团的产业。我相信只要洪崖洞在,小天鹅会活到100岁。

7

选你所爱,爱你所选

我今年66岁了。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还保持着一股冲劲?到底在追求什么?

因为热爱。我始终保持对事业、对生活的热爱。

重庆是我的家乡,我热爱这座城市。我自己的生活要快快乐乐,还很想为这座城市做点什么。在我看来,美食、美景、美业是重庆的三张名片,我要成为重庆“三美”的缔造者。我成立了三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,要将“重庆美女(女企业家)”打造为重庆市的第三张城市名片。

我很喜欢一段话,这是对我最恰如其分的描述:

“有的人,上帝给他一切,唯独没有给翅膀;有的人,上帝什么也没给他,唯独给了梦想。何永智属于后者。”

人不是因为累而变老,而是因为没有梦想而变老。

生命如歌,激情似火。一个人,要做好事业,必须充满激情。激情是胜利的旗帜,是志在必得的勇敢。

只有热爱,人才能拥有梦想,对事业充满激情。选你所爱,爱你所选。

(本文参考了传记《何永智:生命必须更精彩》部分内容)